IT商业新闻网-解读信息时代的商业变革
当前位置: 首页 > 24小时 > 正文

原三精制药董事长和哈药集团副董事长姜林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2019-05-28 17:39:31 来源:上游新闻   

姜林奎

  5月27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资委纪检监察组、黑龙江省纪委监委消息,中央企业专职外部董事姜林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据了解,姜林奎曾在哈药集团工作至少28年,并担任过三精制药董事长和哈药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

  上游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处获悉,姜林奎被查,或与其在哈药集团任职期间有关。值得注意的是,接替姜林奎担任三精制药董事长的刘占滨,于2014年5月涉嫌受贿被立案侦查后跳楼自杀。

  落马前11天还公开露面

  公开资料显示,姜林奎出生于1961年9月,毕业于佳木斯医学院制药专业,硕士研究生学历、高级工程师。从1979年进入大学学药学开始,姜林奎就开始与药结下不解之缘。1983年他分配到哈尔滨制药厂,1987年开始走上管理岗位,从技术员、车间主任、厂长,一步步走到哈药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职务,并在此工作了整整28年。

  这名“药业老兵”还曾获得第二届“爱心中国——中华慈善人物”、全国劳动模范等多项荣誉。

  2011年10月,姜林奎调任哈尔滨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6个月后,再次履新中央企业专职外部董事。

  据了解,央企外部董事是指国资委任命、聘用的在董事会试点企业专门担任外部董事的人员。专职外部董事需每半年向国资委报告一次工作,重大事项及时报告。

  今年4月1日,国资委发布通告,姜林奎担任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外部董事,聘期至2021年10月。上游新闻记者登录该公司官网发现,“董事会”一栏中,姜林奎的信息已被删除。

  姜林奎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11天前。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中汽中心)发布消息称,2019年5月16日下午,中汽中心党委副书记高和生在主院区接待中央企业专职外部董事姜林奎等人,并且还发布了现场照片。

  此外,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姜林奎还在中国国新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农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盐业总公司等3家企业担任过外部董事。

  继任者被查后跳楼身亡

  说起姜林奎的职业生涯,不得不提哈药集团三精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三精制药)。刚参加工作时姜林奎就被分配到哈尔滨制药三厂,也就是日后的三精制药,直至2009年卸任三精制药董事长。

  据了解,三精制药的前身是国有企业哈尔滨制药三厂,始建于1950年,资产总额近30亿元,员工2000余人,其中各类专业技术人员600余人,是最早通过国家GMP认证的医药企业之一。截止目前,三精制药已拥有31个控股和参股子公司,七大生产基地。

  知情人士称,业内对于姜林奎这位掌门人褒贬不一。但不可否认的是,2004年姜林奎在三精制药的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一年,三精制药在姜林奎的带领下完成了两大杰作:其一、三精品牌被国家工商总局评定为中国驰名商标;其二、成功进入天鹅股份(14.100, -0.08, -0.56%),借壳上市水到渠成。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三精制药上一次因高层被查引起关注是在2014年。 三精制药和哈药股份(4.280, 0.05, 1.18%)发布公告,证实三精制药董事长刘占滨因涉嫌受贿,于2014年5月16日被立案侦查。当年5月18日刘占滨称身体不适,在黑河市逊克县医院检查身体时,在三楼卫生间摆脱监护法警,跳楼身亡。

  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7月,刘占滨接任姜林奎任三精制药董事长及董事会战略决策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务。知情人士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刘占滨可谓临危受命,当时的三精制药状况很艰难,可以说内忧外患。

  高昂广告费催生寻租空间

  据知情人士称,姜林奎在任时,三精制药的状况已不复从前。据了解,一直以来哈药体系都实施营销为王法则。在哈药集团旗下,三精制药是两家仅有的上市融资公司之一,营销为王就更为严重。数据显示,销售费用一直是三精制药的重要支出之一。而在销售费用中,广告费和会务费占据了大部分。

  2004年,面对补钙市场的激烈竞争,姜林奎带领下的三精制药启动“蓝瓶差异化营销策略”,利用专利包装“蓝色玻璃瓶”建立消费者识别符号,使得“蓝瓶的钙”广告家喻户晓。在此期间,公司也投入了巨额销售费用,其中广告费用支出占大头。

  2005年至2008年,三精制药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1.45亿、2.1亿、2.68亿和2.69亿,与之对应的是销售费用金额分别为3.7亿,5.07亿,6.1亿,7.1亿。

  刘占滨上任之后,这一模式并没有得到改变。据可查数据,2010年—2013年,三精制药的广告费用支出分别为4.6亿、5.09亿、5.05亿、4.31亿元。

  知情人士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这些动辄数亿元的广告营销费用,很可能滋生寻租空间,而且隐蔽性也很强。但随着医药行业反腐力度的加强,违法者必将无处遁形,以前违法的人也难逃秋后算账追责。

免责声明: IT商业新闻网遵守行业规则,本站所转载的稿件都标注作者和来源。 IT商业新闻网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IT商业新闻网”, 不尊重本站原创的行为将受到IT商业新闻网的追责,转载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者补充, 如有异议可投诉至:post@itxinwen.com
微信公众号:您想你获取IT商业新闻网最新原创内容, 请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IT商业网”或者搜索微信号:itxinwen,或用扫描左侧微信二维码。 即可添加关注。

品牌、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寻求合作 ››

相关阅读RELEV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