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商业新闻网-解读信息时代的商业变革
当前位置: 首页 > 24小时 > 正文

斗鱼上市难产的背后:游戏直播故事即将曲终人散

2019-06-14 09:39:43 来源:蓝媒汇   

  

  该来的总归要来。

  虽然因场地等原因,斗鱼每年的重头戏斗鱼嘉年华延期了几天,但还是风雨无阻地来了。

  日前斗鱼已经开始猛烈造势。

  但对于斗鱼来说,其最想来的,依然未到。

  4月22日,斗鱼在美递交招股书,拟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挂牌,交易代码为“DOYU”,本次IPO最高融资5亿美元,计划是在5月16日上市。

  截至目前距离其原定上市时间已近一月,斗鱼的上市却依旧未能敲钟成行,处于搁浅状态。

  要知道斗鱼冲刺上市,本就已经算很晚了。

  不仅将游戏直播上市第一股的名头,拱手送给了竞争对手虎牙,后者于一年前先行登陆纽交所,目前市值约50亿美金。即便斗鱼在招股说明书声称,截至2018年底,斗鱼平台注册用户人数已经达到2.536亿人。2019年第一季度,斗鱼月活跃用户量已达1.592亿,位居行业第一。但在冲刺资本市场上,落后就是落后。

  再加上此番原定上市日期一再延后,斗鱼何时上市又成为了一个未知数。目前斗鱼并未更新上市相关的进展,亦没有对外解释延后上市原因。

  有市场消息认为,斗鱼延后上市或是觉得今年资本大环境不好,给出的估值不高。

  对比虎牙当下的50亿美金市值,此前CBInsights分析师和商业信息提供商Crunchbase分别认为,递交招股书时的斗鱼估值只有15.1亿美元和11亿美元。

  资本收紧,斗鱼对上市时间窗口有自己的考虑。只是从市场来看,游戏直播风口消退,熊猫直播关停服务器等冰冷现实,再加上斗鱼本身连年亏损,留给斗鱼的时间事实上已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了。

  一个有趣的事情是,此前斗鱼筹备上市敲钟时,是准备带上平台的顶级主播的,于是事先都通知了几位牌面去办理赴美签证。

  斗鱼顶级核心DNF主播旭旭宝宝,便是其中之一,不过他在赴美签证路上却被拒签多次,向签证官解释,他是斗鱼主播,还有纽交所的邀请函,结果却换来了“你是个骗子”的回复。

  斗鱼主播当然不是骗子。而是斗鱼的关键命脉,是其最核心资产。

  根据招股说明书上显示,斗鱼2018年营业收入为36.544亿元,其中,来自直播业务的收入达31.472亿元,占86%。也就是说从本质上来看,斗鱼的变现模式主要还是依赖于打赏分成。

  打赏的核心正在于主播。

  招股书显示,斗鱼在2017年拥有390万名注册主播,2018年增长至600万名。其中他们在2017年与其中2000名顶级主播签订了独家合约,2018年这一数字增长至5200名,大约592名主播拥有超过一百万的观众。

  以旭旭宝宝为例,其为DNF游戏主播,目前直播间订阅人数为1000万,LOL主播Pdd直播间订阅人数为930万,有第三方机构给出今年4月份斗鱼主播收入流水,前者为1351万,后者为2775万。可见人气与吸金能力。

  只是属于稀缺资源的顶级主播以及相关内容,需要斗鱼拿出天价签约费、版权购买费用等。况且顶级主播也很容易一朝一夕之间便丧失商业价值。

  曾经斗鱼一哥卢本伟,曾经斗鱼一姐陈一发,斗鱼都花费了大量时间成本、推广成本押注培养,有了极高商业价值,但却因为陷于内容争议,一切努力付诸东流。

  且为了一份漂亮的流量数据,在过去一整年,斗鱼亦忙着烧钱、挖主播,一年拿出28亿分给主播以及购买内容。从二季度开始,销售费用陡然上升,从一季度的不到8000万,直接涨到1.43亿,同比接近翻番,三四季度更是维持了二季度的高水平。

  不过尴尬在于,烧钱确实能带来流量,顶级主播也能拉来礼物,但神豪毕竟寥寥。

  前段时间网络火爆异常的“流浪大师”沈巍自嘲 “天天喊破嗓子直播像高级讨饭”,高级讨饭没什么,苦于有时没人赏饭。

  一个事实是,严重依赖直播收入的斗鱼不仅盈利模式单一,其用户付费率并不乐观。

  在有一次回应斗鱼上市的互动中,面对水友为何斗鱼迟迟难上市的问题时,被认为是斗鱼CEO陈少杰的马甲“飞机舒克233”的回应就很直接:“都只看不送礼物,白看,拿头上市呀”。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2016、2017和2018年,斗鱼季度平均付费用户分别为90万、240万和380万,以2018年总月活跃用户1.364亿来计算,2018年斗鱼的付费率甚至不到3%,这与其他直播平台的付费率相比还有一些差距。

  换句话说,斗鱼的高额投入,并不能换来预期的产出转化为现金流。财务数据上显示,上市前的斗鱼依然没能止住血,2018年延续前两年的亏损趋势,且亏损面扩大至8.76亿元。

  斗鱼需要提高用户付费率。斗鱼称他们计划通过提供更多优质内容和仅由会员访问的新功能来增加通过会员订阅费产生的收入。

  困境在于,这很容易引发用户的反感。

  比如斗鱼3月份的一项举动,就让几乎所有的dota2用户抱怨:吃相非常难看。

  当月中旬,正值dota2官方顶级赛事梦幻联赛S11举行期间,斗鱼作为赛事直播平台,竟然首创了游戏直播平台付费观看比赛的模式。用户必须要办卡(一张卡需要6鱼翅,折合人民币6元),才能观看直播。

  此举很快引发轩然大波。虽说斗鱼买下了赛事直播版权,但这不代表它就能够强制用户付费观看,甚至是在dota2发行商V社毫不知情的情况下。

  最后迫于压力,斗鱼不得不出面解释一番,这依旧未能平息用户怒火,最终斗鱼还是放弃了这一模式,徒招致一堆骂名。

  另一层面上,斗鱼的增长空间已然不大了。游戏直播的风口早已退潮,根据iiMediaResearch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4.56亿,增长率为14.6%,预计2019年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到5.01亿,增长速度放缓。移动直播行业的人口红利,已基本上所剩无几了。

  此外,抖音、快手等新一代社交短视频平台的崛起,也正快速分流直播的核心用户群。相比动辄两三个小时的直播,短视频更加精准和碎片化,抢食着总量恒定的用户时长。

  这意味着,不论是在一级市场,还是在二级市场,游戏直播的故事都已经没那么好讲了。

免责声明: IT商业新闻网遵守行业规则,本站所转载的稿件都标注作者和来源。 IT商业新闻网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IT商业新闻网”, 不尊重本站原创的行为将受到IT商业新闻网的追责,转载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者补充, 如有异议可投诉至:post@itxinwen.com
微信公众号:您想你获取IT商业新闻网最新原创内容, 请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IT商业网”或者搜索微信号:itxinwen,或用扫描左侧微信二维码。 即可添加关注。
标签: 斗鱼 上市

品牌、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寻求合作 ››

相关阅读RELEV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