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估值、时机,美团IPO的三大谜

来源: 2018-06-25 18:15:14

创业十四年,王兴终于将把一家企业带到上市。

据媒体报道,今天(6月25日),美团点评招股书将正式被披露出来。截至2017年底,美团整体收入339亿,经调整净亏损28亿元,同时有稳健现金储备,2017年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94亿元,短期理财258亿。

虽然美团点评在招股书中未透露募集资金、发行量及发行价等信息,但据彭博社报道,美团的目标是以约600亿美元的估值募集60亿美元资金。在去年10月的40亿美元融资中,美团投后估值为300亿美元。

曾经风光无限的团购行业已是落寞,从“团购”业务成长而来的美团在竭力摆脱这一标签。业务逐渐扩展至酒店旅游、餐饮、外卖、出行、新零售……它的对手也从美团的竞争对手从拉手网、窝窝团,升级成饿了么、携程甚至阿里。

成立8年,美团漫长的发展历程随着IPO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当下,外界更关心的是,亏损是否会成为美团IPO的最大阻力?美团要用一个怎样的商业逻辑去支撑其600亿美元的IPO预期?以及现在是美团上市的好时机么?

何时摆脱亏损?

进入二级市场后,第一个摆在美团面前的是盈利问题。

美团2017财年总营收为人民币340亿元(约合52亿美元),净亏损为人民币190亿元(约合29亿美元),调整后的净亏损为人民币28亿元。

调整前后净利润产生巨大差异,主要由于“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产生大额公允价值亏损”。

企业在融资过程中发给股东的“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在国际会计准则下,这种优先股会体现为“对股东的负债”。优先股对应公允价值的上升,对股东而言是“浮盈”的价值增长,但对公司来说,会计入账面亏损。

美团亏损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方面它多线作战,无边界扩张;另一方面各个业务线均有强有力地对手,即便大手笔投入,也难以看到胜负终局。因此亏损一度被媒体认为是美团IPO的最大障碍。

那何时美团有盈利的可能?

财经杂志此前报道,在今年4月份,美团达到盈亏平衡。在营收方面到店综合营收最高,到店餐饮次之,之后是酒店旅游,而外卖则处于亏损状态,且亏损规模较大。

去年上半年,美团外卖负责人王莆中曾披露,美团外卖在很多细的结构单元和城市已经实现盈利,但整体上仍在亏损。“如果按照罗杰斯的曲线的话,我认为我们要过了最快增长的阶段才是应该赚钱的时候。这个阶段从现在来看,(盈利)要一到两年以后。”

有外卖从业者认为,如果外卖补贴大战结束,那这一行业的利润非常可观。佣金可以从现在的5%-10%提高到25%-30%,物流从现在的4元-5元上涨到8元,广告位展示目前还没有。他预计最少一单赚2元-3元,按一天行业峰值3000万单计算,可以日进6000万元。

但从目前看,美团与饿了么的大战尚未结束,滴滴又以搅局者的身份横切一刀。外卖行业的竞争态势未见缓和,想要扭亏都难度颇大。

在这种情况下,美团方面更倾向于用高效率运营(通过精细运营,同样的补贴数带来的新增用户更多,同样的配送员,配送的订单更多)和庞大订单量(美团方面称,已占外卖市场60%市场份额)来提高财务状况。

王慧文在接受《财经》采访时说,美团要学习亚马逊,在高效率、大规模的基础上维持低毛利,让竞争对手失去生存空间。“能活下来的低毛利的大公司,本身就是最大的护城河。”他预计美团外卖日单量达3000万单时,每单实现盈亏平衡。

如何撑起600亿估值?

在去年10月的40亿美元融资中,美团投后估值为300亿美元。据彭博社报道,这次IPO美团的目标是以约600亿美元的估值募集60亿美元资金。

想要达到这个目标并不容易。京东2017年全年交易额(GMV)为1.29万亿元,营业收入3623亿元,净利润50亿美元,目前市值在580亿美元左右。而美团无论GMV还是营业收入、利润均与京东有较大差距。而另一家正在上市的企业,小米接连调低目标估值,也会给美团带来不利影响。

那美团会讲出一个怎样的故事,来说服资本市场?

早期,中国的团购网站愿意给自己冠以“中国版Groupon”头衔。这家成立于2008年的美国团购网站曾一时风头无二。早在2010年,谷歌曾拟以6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Groupon,但遭到创始人的拒绝。然而自2011年Groupon上市后,业绩一直不乐观,股价暴跌,当前市值仅为26.6亿美元,较高峰期市值缩水近八成。

如今,Groupon已不再是一个好的对标标的,并且随着美团去团购化,美团很难找到一个现有的成熟的企业,去向资本市场阐述出一套足够有说服力的商业逻辑。

王兴在去年9月份的一次演讲中提到“不像腾讯可以对标facebook,阿里可以对标亚马逊,美国没有哪一个现成的互联网企业可以单一对标美团点评。”但他认为这是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在这个领域(吃喝玩乐)已经走到了在世界前列。”

其实王兴今年3月份接受硅谷科技新闻媒体The Information采访时,在下意识用“亚马逊”来解释美团在做的事:“用户可以在亚马逊或淘宝上买到非常多东西,但这两者都只是用于购买实物的电商平台(e-commerce platforms for physical goods),而美团则是能够购买服务的电商平台(an e-commerce platform for services)。”他还做了一个反问,“哪种电商平台能够拥有上百万甚至数十亿的交易呢?”

言下之意,美团与亚马逊、阿里的区别仅在于后者是聚合商品,前者是聚合服务,而相比较商品,服务(餐饮、住宿、旅游、金融等等)更具有市场规模和发展潜力。

我们能看到,8年时间美团正在围绕生活服务形成一套组合拳。底层是外卖、到店餐饮(团购)高频业务,吸引用户形成流量;上面是酒店旅行、到店综合等低频业务进行流量变现。

中间还两次重要的资本运作。一次是2015年10月美团合并大众点评,另一次是今年4月份,美团收购摩拜。

前者是为减少同质化竞争,如同58收购赶集、滴滴合并中国优步;后者的则将美团的出行野心摆在明面上。

出行像一根链条,将美团平台上原本散落的餐饮、酒旅、娱乐等业务串联起来,使其成为一个全服务平台。

“只有你什么都做,才能把用户的时间耗光并养成使用习惯,否则没有被满足的市场就会被别人拿走,甚至侵蚀你其他板块的业务。”美团早期投资人、今日资本掌门人徐新曾如此评价美团的业务拓展方向。

但这会使美团陷入树敌和封闭的境地。虎嗅作者郝亚洲在其《美团为什么始终无法成为一线互联网公司》一文中提到:“如果美团成为了全服务平台,那就应该囊括所有用户。”但“美团如果在所有涉足的领域里,都没能做到“数一数二”的话,其叠加效应一定不是1+1>2。”

现在是上市的好时机么?

王兴将创业当做一场持久战,尽管美团已经成立8年,但从未公开过上市计划。

有媒体在美团发展的不同阶段问过他关于上市的问题,他的回答从起初的“上市我认为是公司发展过程中水到渠成的事情”到“上市不会是我们最主要目标”,在去年变为“如果我们想上市立刻就可以上市,但这不是最好的选择”。

虎嗅研究总监Eastland此前曾推测过美团迟迟不上市的原因。根据中远期估值,他把企业分成了三类:

第一类是猪,预计上市时市值10亿美元到50亿美元之间,上市几年后有望达到100亿美元左右;

第二类是大象,预计上市时市值超过150亿美元,上市几年后有望达到500亿美元甚至800亿美元;

第三类是恐龙,目前只有AT。

如果是第一类企业,“份量”差不多就该上市了,拖下去不会长肉,说不定还要“掉膘”,如果有大象的基因,早早上市对创业者和投资者都是一种失败。

而王兴认为美团是第三类:“美团有机会成为A、T一个量级的公司,因为我们创造的价值足够多,餐饮、旅游、到店综合品类每个领域都可以值几百亿美元。但需要的时间不短,至少五到十年吧。”

但无论是王兴还是背后的资本都等不了再一个五年十年,甚至等不了一年。

原因在于,内部,美团上一轮融资已到40亿美元金额,300亿美元估值,如此庞大的体量给从一级市场找钱增加难度。

而美团面对的敌人越来越强,从拉手、窝窝团,变为饿了么携程,再到现在,它不仅要和同样资金储备丰厚、战斗能力强的滴滴一战,而且将在新零售领域和阿里正面较量。

无论是外卖还是出行、新零售,都是持续性的高投入业务,大战之下必须补充弹药。

外部,港交所出现25年来的最大上市改革,从今年4月30日起,港交所上市新规允许“同股不同权”的公司在港申请上市。受政策利好影响,引发这一轮互联网独角兽上市潮,除美团之外,小米、腾讯音乐集团、同程艺龙、映客、蜜芽宝贝、华兴资本等均在赴港上市途中。而资本市场流动盘子有限,僧多粥少的市场环境下,势必加快上市步伐,进行资金争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