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给马化腾,王思聪不冤

来源: 2018-06-25 18:13:46

微博拥有2573万粉丝、常常骂起人来十分提神的首席富二代王思聪今年30岁了,6月23日深夜,因为吐槽热点综艺“创造101"总决赛再次上了热搜,即便他旗下公司的女团成员也正在参赛。

在此之前,王思聪已经低调了半年,包括给成立近3年、自己担任CEO的游戏直播公司熊猫TV站台也不再那么频繁。

年初至今,熊猫TV不断被曝出头部主播出走、员工离职、合作公会钱款无法按时结算等问题;6月21日,又有消息称,该平台已存在资金链断裂的风险;6月23日,也就是“创造101"决赛当天,熊猫TV方面对外回应称,现金流没问题,而且超过10亿元规模的C轮融资已经到了收尾阶段。

早在几个月前,虎牙在大洋彼岸纽交所一举成为“游戏直播第一股”,另一游戏直播平台斗鱼也宣布将赴港IPO,排名第三的熊猫TV被衬托得十分尴尬。

当然,直播不是王思聪的全部。根据胡润的数据,作为普思资本董事长,截至2017年底,王思聪身价上涨至63亿。算起来,他身上的标签未必比《权利的游戏》里“风暴降生”的龙母丹妮莉丝少。

01

2009年,王健林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胡润富豪榜前十名单上,以290亿元资产排名第九时,王思聪正在伦敦大学学院念哲学,他没有想到4年后自己成了中国首富之子。

作为英国最古老的大学之一,伦敦大学学院一直在世界排名稳居前十,出过34位诺贝尔奖得主,不乏甘地、泰戈尔、伊藤博文这样的杰出校友。王思聪一直以此为傲:“老子学习那么努力,成绩特别好”,对此他从不接受反驳。

大学毕业时,父亲给他准备了5亿启动资金练手,说让儿子自己干5年,上20次当,看能不能成,干不好就回万达上班。

听起来就像人大附中班主任吓唬学生“你们考不好就去隔壁(中国人民大学)念书”一样。

根据TVB常规剧情,一个典型的富二代从商,是需要有一个倔强地从反对承袭家族恩泽到最后委曲求全妥协过程的。

不过王思聪从一开始就很享受这种身份: “有才的就应该写书,有钱就应该投资,天经地义”。

2012年6月,王思聪正式组建起投资团队。一般来说,不管是天使还是VC,机构起名字无非那么几种套路,要么道骨仙风型的,比如顺为、明势,要么来点木本植物,比如红杉、高榕,以寄托美好寓意。

王思聪没白念哲学,给自个儿机构起了一个很哲学范儿的名字:普思资本,即 Prometheus Capital。

“普思”取自希腊语Προμηθεύς,意为“先见之明”,如果不缩写,它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普罗米修斯,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盗火者,也是后来的被缚者和解放者。

其实普思资本完全不是纯粹意义上的风投基金,因为所有资金均为王思聪自有,GP即LP,钱都存在银行账户里,做出投资决策直接打款,霸气极了。甚至除了直接投资,还可定向增发,可基石投资,可转债,可借壳。

王思聪影响力变现的日子很快到来。

2013年年底,当时国内最大手游开发平台、开发了《水果忍者》等游戏的乐逗开始筹备赴美上市,而且已经拿到了腾讯投资,实际并不缺钱。然后王思聪约乐逗CEO陈湘宇聊了一通。

很快,陈做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决定:从自己手里拿出1.3%的股份以590万美元价格给了普思。

对于王思聪来说,这笔生意可谓价格便宜量又足。2014年乐逗上市首月股价上涨50%。

有人说,乐逗看重的是王思聪的名气和万达股东身份,可以为其带来强大的曝光率及更多价值想象空间。

后来事实证明,和不少投资人一样,王思聪在给被投公司站台这件事上确实乐此不疲,包括去分答开讲,在微博给《吐槽大会》预热,今年之前不厌其烦地给熊猫TV做推广也可以算在内。

当然也有投完不吱声的项目,比如乐视体育,后来部分股份被悄悄进行了转让。

王思聪又不像一个典型投资人。2015年10月15日,乐视体育召开股东大会,扩大董事会成员由5人变7人。半个月还没到,这位乐视体育新晋董事就在微博上转了条关于贾跃亭在乐视手机发布会上的消息,评论道:“仔细看了看后,觉得我吹牛技术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换了别人,画面基本无法想象。

根据IT桔子最新统计结果显示,目前普思管理资本规模有30亿人民币,投资有3家规模数十万元的项目、7家数百万元的项目、24家数千万元的项目以及8家亿元以上规模项目,覆盖从天使轮到C轮投资以及战略投资,涉及本地生活、文化娱乐、电子商务以及医疗健康等多领域。

其中知名度较高的项目包括笑果文化(即《吐槽大会》,Pre-A和A轮)、在行(A轮)、乐视体育(A、B轮)、大众点评(F轮上市前)、摩天轮票务(B+轮)、闪送(C+轮)、人人车(D轮)、氪空间(A+轮)、瑞尔齿科(C轮)等等。

不过布局最多的还是在文娱领域。除了乐逗游戏,普思还参与投资了包括英雄互娱、天鸽控股、网鱼网咖、蓝游文化等在内的十多个游戏及电竞相关公司,借助这些以游戏开发为主的公司,本身即为游戏骨灰级玩家的王思聪实现了打通娱乐产业链上游的一个小目标,他觉得国内整个产业环境还有待优化,自己有义务和能力去推一把。

王思聪对于泛娱乐的布局,看起来和王健林坐着私人飞机打造的万达大商业地产生意思路有些一脉相承:打通产业链,做最大化业务协同。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仅靠投资,对布局泛娱乐核心环节的把控力还不够大,所以,要创办熊猫TV。

在完成了电竞和直播的打通后,2015年6月开始,王思聪的香蕉计划逐渐曝光,很快外界发现这个计划之下包括游戏,体育,经纪演出,影视,音乐等多个子公司,可以说是一个完全年轻化的泛娱乐版图。作为直播平台,熊猫TV是规划中的核心环节,用以连接游戏、娱乐、体育等产业。

02

2015年后来被看作中国的直播元年。当年9月,正当已有的玩家斗鱼和虎牙互挖头部主播、将整个行业签约价飙升到千万级别的时间节点,王思聪以2000万为注册资本入局,成立了熊猫TV,并且自任CEO。用他的话说,这也是第一个“非投资类项目”,所以会把自己当作创业者看待,“可以说,我即是熊猫TV的首席产品经理,也会是熊猫TV的第一个主播”。

2015年10月20日熊猫TV公测,王主播亲自坐阵,一时间玩家众多,据说有40万观众同时在线,所以服务器有些慌,无法注册、无法登陆、页面错误、弹幕卡顿、画面不畅等问题接二连三蹦了出来。

很快大家发现,熊猫TV对于这个问题的解决方式非常王思聪:官微发起抽奖活动,用66台iphone 6s给观众道歉。

跑得有点急,但并不影响在王思聪的名片效应下打造豪华套餐阵容。熊猫TV甫一上线,就吸引了SKY李晓峰、炉石囚徒、sol君等大主播入驻;林俊杰、鹿晗、陈赫、林更新、Angelababy等明星频繁站台;电竞选手Zhou、430、PDD、若风等人以及王思聪自己的G1战队也签约落户。

随便拎出一位,对于熊猫TV来说都无异于一个写满“开张大吉”字样的VIP级恭贺花篮。

四处挖角让熊猫TV迅速跻身进了行业前三的位置。斗鱼很快毫不客气地对原旗下跳槽主播进行了起诉,称“最近某同行为了上位,恶意用畸形待遇并承诺解决违约官司,诱导斗鱼某些主播毁约跳槽”,暗戳戳指熊猫TV恶性竞争。

接下来的日子,押注于人气主播和精品内容的熊猫TV,看起来比其他游戏直播平台更像一部烧钱机器,不但重金挖主播、冠名综艺节目、买下赛事直播权、组建职业战队,还自己投资了一档综艺,不过成绩差强人意。而且与虎牙、斗鱼长期打造的相对成熟的主播生态相比,靠“买”字行走江湖的熊猫还是缺少些自我造血能力。

毕竟钱总有一天会花完的。

2017年5月熊猫TV宣布获得10亿元B轮融资,有媒体报道称这是王思聪以个人名义为其担保、并许诺每年10%的利息代价的结果,是无止境烧钱收益却差强人意现实下的一场赌博。

在斗鱼和虎牙同于2018年3月获得腾讯数亿美元独家投后之后,熊猫TV的地位变得更尴尬,王思聪凭一己之力,自然显得寡不敌众。作为烧钱的行业,游戏直播行业隐约滴答响起了倒计时。

事实证明,除了资本,主播们也还是选择了用脚投票。鉴于已经上市的虎牙和即将上市的斗鱼对头部主播的吸引力进一步加剧,关于熊猫TV的传言,或许并非空穴来风。

就在熊猫TV创办之初,多家外媒也对王思聪的创业进行了报道,而且开篇不忘以“The son of China’s richest man”做看点,还有媒体以熊猫TV和Twitch做对比。

作为美国游戏直播代表网站,3岁的Twitch在2014年被亚马逊以9.7亿美元全资收购。

显然到目前为止,作为王思聪曾经重推、布局泛娱乐核心环节的熊猫直播,并没有早期他强势进入整合电竞行业来得从容而顺利。

换作另一个人做CEO,很难说这个时间节点还有心情吐槽创造101。

03

大概“年轻即正义”是迄今为止王思聪的主要生意经,涉水电竞领域、入局艺人经纪,兴冲冲地投入直播,无不是代表年轻人偏好的行业。

王思聪不是一个You Jump I Jump型选手,他曾在分答上回答网友自己投资偏好时坦言,不会追热点,“因为很多热点都是我最先创造、或是发现的,比如直播”。

不论是2011年“强势进入整合电竞”,还是2015年不失时机地涉水游戏直播,甚至2018年初带动撒币直播答题狂潮,他确实一直是新事物的敏锐判断者和实践者,且一旦介入,便像古希腊雄辩家般,擅长叫阵且不输气势。

“真希望每天都是4月1号,这样愚民们看到新闻和谣言的时候会稍微动下脑筋分析一下它的真实性,而不是盲目的接受那就是事实”、“作为一个教育者,居然能说出‘质疑不能创造价值’,真是令人担忧。人类的认知和智慧,难道不都起源于质疑吗”……王思聪在微博上经常会对智识方面的话题做些自信的圈圈点点。

甚至对王健林的一些观念也无法认同。王健林曾在接受采访时提起王思聪说,“你做得再成功,你再厉害,你管多少万人,在他眼睛里,你还是他老子,他爱理你理你,不爱理你就走了”,又说“我说什么话他不听,不服我,觉得我没什么了不起,英语也不会讲,啥啥也不懂”。

大概父子二人的书也看不到一块儿去。很多中国企业家都有给员工推荐成功学书籍的爱好,比如蔡文胜年会时送曾国藩《冰鉴》。王健林更典型,从2004年开始,每年万达年会他都要向员工推荐一本书,已推荐的比如有《情商决定命运》、《执行一定有方法》、《追求卓越》、当然还有自己的首部著作《万达哲学》。

不知道哲学专业出身的王思聪是否认可父亲的哲学,但至少他看不上许多年轻人对大师的盲从:“现在的大学生都太蠢了,完全没有独立思考能力,就知道起哄,被心灵鸡汤骗、被人生导师骗。真着急啊”。

虽然起哄的大学生群体是他艺人经纪公司的重要受众。

王思聪是看福柯《规训与惩罚》、南怀瑾《庄子諵譁》、梁鸿《中国在梁庄》的。

除了有钱,王思聪认为自己至少还有另一个特长,“我是有判断力的人”。

商业世界里最刺激也最残酷的就是判断未来,不过对于筹码充沛的玩家,后果的严重程度相对已被弱化许多。

即便如此,今天头部直播平台的融资额,却已然和王思聪的总身家不相上下,何况这些融资都是在短短两三年间完成。

王健林曾有些担心受西方文化教育的儿子回来会不适应国情,但王思聪显然自认为很会拿捏分寸,他说以自己的身价是没有什么买不起的,“但从哲学角度来说,很多东西是不销售的,比如爱情、尊严,这些东西是买不到的。作为一个中国人,有些东西我在买之前会三思、考虑,比如过于奢华的东西、激起民愤的东西”。

标签并没有让他成为条条框框中的被缚者,“不同的身份也许会对我有不同的帮助,将来我也会有更多的标签,一个标签到另外一个标签的成功转化,才是最重要的”。他说自己最大的挑战是在有生之年超过父亲成功的高度。

当斜杠淡去,“商人”二字正在变成王思聪的主流关键词。尽管再次因为吐槽成为热搜榜冠军,但除了对节目的看法,尔立之年,他暂时还没继续在微博上和名流骂战,虽然王思聪一直也不大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