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商业新闻网-解读信息时代的商业变革
当前位置: 首页 > 金融 > 正文

从被黄牛围攻到年营收4亿,中国“三无”租赁公司进化心得| 锌公司 机蜜

2019-05-21 10:59:59 来源:   

  今年1月,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发布了《2019新租赁经济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根据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租赁经济市场交易额为6.3万亿元,较2017年的4.9万亿元增长28%。

  该报告预测,未来三年,我国租赁经济有望保持年均30%以上的速度增长,到2020年有望突破10万亿元,参与租赁经济服务的人数也将超过1亿人。

  伴随着各大公司押金风波的潮起潮落,免押金的信用租赁逐渐成为主流趋势。在租赁市场中,高价新潮的3C类(计算机、通信、和消费类电子)产品,受到年轻人的追捧。

  2016年,租赁平台“机蜜”正式上线。作为国内首家实现免押金租赁的服务平台,机蜜与芝麻信用共同开启了信用租机业务,并同时提供维修、回收服务。

  成立以来,机蜜共获得5轮融资,投资方有51信用卡、奇虎360、预鉴资本、盈动资本等。2017年9月,机蜜获得预鉴资本领投,奇虎中财跟投的1.05亿人民币B轮融资。

  机蜜创始人奚孟告诉锌财经,目前机蜜共有200位员工左右,其中一半人员为技术人员。平台注册用户达到1000万,日活跃用户超过十万,单日成交订单数百单,2018年机蜜总营收约为4亿元人民币。平台用户男女比例为7:3,普遍年龄为20岁至35岁左右的年轻人,白领人群占总用户8成左右。

  奚孟曾在中国移动担任杭州分公司校园营销中心主任,专门负责校园业务,同时兼管门店、销售、供应链等环节。三年半的中移动工作经历,他摸清了新一代年轻人的消费观念:注重使用权,对所有权并不在意。

  2015年,奚孟从中移动出来后,并没有进入租赁市场,而是先做起了上门维修、回收的业务。但当时O2O风起云涌,用户看到哪家维修便宜就去哪家,奚孟通过奖励拉新获取的客户,很快全部流失,他不得不考虑转型。

  顺着3C产品这条线,奚孟想到了租赁。然而当奚孟想入场时,市面上已经有不少租赁平台。“他们把线下模式照搬到了线上,通过收取高额押金的模式向用户提供租赁服务。”奚孟说。

  如果以同样的模式提供租赁服务,很难实现突围。奚孟选择另辟蹊径,对所有租赁平台进行了降维打击,推出免押金租赁服务,将个体信用作为抵押, 采用无押金、无压力、无条件的“三无” 模式,降低用户的消费成本,简化租赁服务的操作门槛。

  在当年仍是押金租赁的时代,直接推出免押金租赁服务,奚孟可谓是破釜沉舟。“想到了坏账,但没想那么多。”奚孟说,“如果当时知道,可能就不敢做了。”

  奚孟认为,租赁领域中有五大核心点:流量、资金、供应链、风控和残值处置(一项资产使用期满时预计能够回收到的残余价值),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前期的风控与后期的残值处置。“我们前期并没有建立完善的风控体系,基本全部依赖芝麻信用。”奚孟说。

  但当时国内整个信用体系还未建立起来,这让奚孟吃尽了苦头,刚开始机蜜的坏账率高达20%。2016年9月iPhone7刚刚上市时,黄牛就盯上这批货,一天内从机蜜套走了100多台iPhone7,“保守估计50万被黄牛薅走了”。

  意识到问题严重性后,机蜜迅速建立了完全自主的大数据风控体系,并设置了三道门槛。第一道由芝麻信用进行初筛,随后再由第三方风控公司二次筛选,最后机蜜利用自建的风控体系,通过1400个维度描述用户,进行分类,信用等级高的用户可秒过申请,等级低的直接拦在门外。

  奚孟表示,目前机蜜的坏账率已经大幅降低,不到1%了。“说实在的,我们的风控就是一步一步用钱烧出来的。”他坦言。

  2018年5月,机蜜与浙大联合共建了智能风控实验室,计划三年内投入不低于500万的研究经费与必要的研究资源,奚孟想要打造中国信用租赁领域的超级风控模型。

  在二手手机市场上,对于回收产品普遍有三种处理方式:高品质二手机直接作为租赁手机,稍微差一点的进行销售,最差的拆解成零件回收。

  在残值处置上,奚孟有自己的一套打法。机蜜租赁出去的全新手机,对于回收要求很高,绝对不会回收出现碎屏、进水等重大损坏情况的手机。

  “我们只回收高品相的手机,行业内俗称靓机,六七千原价的高品质手机,回收价格都3500元左右。”奚孟说。

  目前,机蜜在App中上线了“二手优选”,通过自营渠道直接将二手手机以低价租赁给用户。根据平台显示,一台64G的二手国行iPhone X,在3个月租期内,每月租赁价格为299元,在3个月租期结束后,用户可选择归还、续租手机或者付款4402元买断该手机。

  除了3C产品,机蜜还提供摄影摄像、智能家居、游戏酷玩和办公器材在内的全品类智能生活产品。奚孟认为,信用与货币一样,都是一般等价物,那么完全可以衡量其他商品的价值。既然可以用钱买到高品质商品,那通过信用自然也可以享受到高品质的商品。“我要让有信用的人也能享受品质生活。”奚孟说。

  随着免押金租赁模式的兴起,这一行业也涌入了不少公司。爱回收旗下的享换机,京东旗下的京东保租,蚂蚁金服投资的人人租机等。

  奚孟提到:“这个市场太大了,在整个租赁+回收+维修的产业链中,机蜜占据的份额估计百分之一都没有。”

  尽管市场竞争激烈,机蜜还在按照自己的节奏扩大业务。

  2019年,机蜜开始探索线下场景,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开设专门售卖二手手机的门店。“年轻用户平均两三年更换一部手机,那旧手机怎么办呢?有些人会选择在闲鱼、转转等二手平台卖掉,但C2C模式没有保障,出了事情用户只能找平台,但免不了骗子会钻平台的漏洞。”奚孟说。

  在租赁行业干了十一年,奚孟早已摸清了这行的门道。“现在很多3C租赁公司,自身消化不了回收的二手手机,所以大部分回收的手机会卖给回收商。”他说,“小型回收商,还会再卖给大点的回收商,中间至少会经过两次转手。”

  经过几次转手后,部分高品质二手机,最终还是回到了消费者手里。奚孟想直接去掉中间商,通过线上与线下渠道直接售卖高品质的二手手机。“虽然现在网购很发达,但对于3C类产品,大多数消费还是喜欢在线下购买,有保障。”据奚孟了解,现在线下、线上手机出货比例在7:3左右。

  目前,机蜜已经在河北衡水等地开设了十几家门店,同时为了保障手机品质,机蜜为每部手机提供180天的保修服务。“今年,机蜜也将加速布局线下,针对三四线城市,通过加盟模式改造更多门店,专门销售二手手机。”奚孟说。

  早在2017年,信用租赁就迎来了一次小爆发。彼时,阿里、腾讯等企业开始在信用市场暗暗较劲,各自奋力寻找信用场景。支付宝率先破局,只要个人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享受租房、租车、租手机、租移动电源等服务。

  巨头涌进后,赛道迅速拥挤。然而2018年的资本寒冬,使得信用租赁行业迅速降温,既没有押金保底,又拿不到融资购买新设备,众多信用租赁企业纷纷倒闭。

  “2018年洗掉了一部分玩家,机蜜也差点因为资金问题没撑下去。”想起去年寒冬,奚孟依然心有余悸。

  不过据奚孟预测,2019年下半年,租赁市场将会再次迎来爆发。

  消费分期平台受到政策影响,纷纷转型、倒闭。多种因素促使下,信用租赁逐渐成为主流模式,认可度也随之直线上升。

  据《2019新租赁经济报告》显示,在免押租赁市场上,三、四线城市崛起,用户数增长速度迅猛,已占总用户数的近30%,同时80后和90后占总用户的90%以上。对此,机蜜已经先行一步,以线下手机门店的形式,瞄准小镇青年的换机需求,为其提供各项服务。

  “整个3C租赁市场仍然有较大发展空间,无论C端还是B端,都存在不少机会。”奚孟说。

  奚孟目前正在关注B端的商机,他认为在办公设备租赁市场,必将迎来一次大战。

  在企业内部,电脑、打印机、投影仪等办公设备,都属于刚性需求。对于大多数公司,不仅前期采购需要花费大笔资金,而且后期还要投入资金购买配件,以及进行日常维护。

  对公司来说,如果能以少量资金租赁优质的办公设备,是不错的选择,这也将成为租赁企业的全新增长点。不过奚孟表示,暂时仍会专注C端市场,等供应链能力提升后,再考虑切入B端市场。

  奚孟表示,今后机蜜将更注重打造全链条服务,“机蜜的各个环节都需要打磨,并且还要保持各个环节同时进步。在租赁行业,只有提升每项服务能力,才能维持平衡,但凡某一环节没跟上,整个链条就废了。”

  问:信用租赁的关键点在哪?

  答:信用租赁主要在两条线:资金线和货品线。首先有了资金,我们才有能力进行采购、运营、出租产品,同时承担一定的风险。其次3C产品有生命周期,从租出去开始,产品就是不断贬值的,我们需要在一定时间内,尽可能让产品多流通几次,产生最大的价值。只有这两条线跑通了,没有一点差错了,租赁才算做成了。

  问:在租赁行业深耕多年后,你觉得需要注意哪些要点?

  答:首先作为公司创始人,心态要平稳,看得长远点。有些公司贪图流量,拼命收割,最后资金没有流转过来,自己把自己搞死了。其次要有持续盈利的能力,资本会助推企业,但不会永远给你投钱,只有企业自身拥有自我造血的能力,才能获得主动权,话语权。

免责声明: IT商业新闻网遵守行业规则,本站所转载的稿件都标注作者和来源。 IT商业新闻网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IT商业新闻网”, 不尊重本站原创的行为将受到IT商业新闻网的追责,转载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者补充, 如有异议可投诉至:[email protected]
微信公众号:您想你获取IT商业新闻网最新原创内容, 请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IT商业网”或者搜索微信号:itxinwen,或用扫描左侧微信二维码。 即可添加关注。
标签:

品牌、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寻求合作 ››

相关阅读RELEV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