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商业新闻网-解读信息时代的商业变革
当前位置: 首页 > 金融 > 正文

王熙凤:我恨我的原生家庭

2019-09-20 16:09:48 来源:   

  1

  如果说王熙凤对原生家庭有什么可怨念的,那一定是老王家暴发了之后却没有跟上精神文明建设,让她成了大字不识几个的文盲。

  这让她常年被排除在大观园文艺青年沙龙之外,明明大家都是十几岁的富二代,那帮绿茶婊白莲花就各有各的风雅,她却只能努力为自己打造一个全新的人设——创二代。

  在展示了自己作为一名创业者的能力和意愿后,在老董事长史太君和贾政、贾赦等几位董事的一致推荐下,经过不记名投票,她当上了集团CEO。

  后来那些写她沉浮的人,提到这一段经历,都要毫无创意地写上一句,“命运赠予的礼物,早就标好了价格”。

  王熙凤的心里只有,呵呵,如果我识字,一定比你们写得好。

  2

  作为一个内置芯片算力超强的创业者,不认字这事,在王熙凤创业期的影响并不明显。

  可是,作为荣国府集团有限公司的CEO,不识字导致她缺少一项灰常核心的技能:写公开信。

  当CEO们在风口上被呼呼吹上天,怎么看都觉得自己怎么NB的时候,是不会认识到这项技能的重要性的。

  然而,当某一天,风口变成火山口,他们就会迅雷不及掩耳地意识到,CEO最重要的自我修养之一,就是要学会甩锅。

  甩锅如何甩出声势、甩出情怀,甚至为下一次卷土从来埋下伏笔,就看你会不会写公开信了。

  这封信贾跃亭在2017年写过,他先飞到美利坚,然后隔着一个太平洋激情喊话: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

  戴威在2018年也万分真诚地写过:“我无数次想过把运营资金全砍掉,用来退还部分用户押金和供应商欠款,甚至是解散公司、申请破产……”

  天神娱乐的朱晔在2019年也饱含深情地写了:“我只想在中国游戏行业里,不依靠抱别人的大腿,走出属于我们自己的路。”

  冯鑫和戴志康没有写,他们这会儿正蹲在看守所里。

  王熙凤也没有写,因为她不认字。

  3

  于是刷屏的,就是公号狗根据公开资料攒出的那些刷屏文章了——《王熙凤的金融创新,压倒荣国府的最后一根稻草》,《荣国府帝国崩塌的背后:全是王熙凤惹的祸》,《荣国府:生于实业,死于金融》。

  怎么就成了都是她惹的祸了呢?

  没有各位荣国府集团有限公司几位大股东的默许,她一个外部空降的CEO,能这么大胆儿搞金融创新吗?

  别看集团还撑着五百强的排面,其实田庄种植养殖和地产租赁两大主营业务的收入连年下滑,成本开支却不断增加,现金流好几年都是负的。

  虽然她们生活在南方,但是全家人都有一颗东北心,“省俭了,外人又笑话,老太太、太太也受委屈,家下人也抱怨刻薄”。

  “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老王家虽然没文化,却从来不缺发现金钱的眼光。

  府里太太姨娘丫鬟们的月钱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利用发放的时间差把这一大笔钱支出去搞金融创新,一年不到,利钱就是上千两银子。

  这项金融创新业务明明盘活了现金资产,还为传统业务入不敷出的荣国府集团有限公司创造了新的利润增长点。

  史太君,贾政、贾赦等核心管理层,那位有事儿没事儿要穿貂儿的少爷,那位少爷那群有事儿没事儿要定制款包包的小女朋友们,谁不是这项新业务的受益者?

  可是,等到创新业务链条出现问题时,他们忽然都对这项业务表现的一脸懵逼了,奥斯卡想给他们定制懵逼款小金人的那种。

  身为董事的贾政是这么说的,“实在犯官不理家务, 这些事全不知道,问犯官侄儿贾琏才知。”

  贾政把锅甩给了贾琏,贾琏继续甩:“这些创新业务,连侄儿也不知道那里来的银子,要问周瑞旺儿才知道。”

  旺儿是谁?王熙凤的心腹。这口锅就这么结结实实地扣在了她身上。

  如果她识字,如果她可以写公开信,王熙凤一定要粗体加黑突出这一句:欺人太甚!你们在外头金屋藏娇、开趴体参加拍卖会、花钱如流水的时候,咋得没想过银子从哪里来的呢?

  4

  对这场金融创新,王熙凤也是反思过的。

  作为一家500强企业,荣国府集团有限公司最不缺的是什么?是大企业病。机构叠床架屋,人员臃肿笨重,长期以来派系横生,信息沟通不透明。

  比如,王熙凤绞尽脑汁开发新业务的时候,小股东赵姨娘却天天对外头说她其实在搞关联交易,向王家输送利益,“这一份家私,要不都叫他搬送到娘家去,我也不是个人”。

  于是,在这个金融创新项目内部,王熙凤采用了极简的小团队模式。

  做风控的,是她的心腹陪房旺儿两口子。于是他们俩看谁有风险,谁就有风险。

  负责市场开拓的,是旺儿两口子。于是,就等于没有新市场开拓。

  负责贷后业务管理的,还是旺儿两口子。

  眼看资金链青黄不接,放出去的贷却还没能按时收回来,作为CEO的王熙凤得先给一号秘书平儿下达指令,平儿接着找基层行政人员去给旺儿传话,说的还都是特别没有职业精神的话——

  “你这一去,带个信儿给旺儿,就说奶奶的话,问他那剩的利钱,明日要还不交来,奶奶不要了,索性送他使罢”。

  钱催一催,催不回来就不要了,还说过这话的人好像叫罗敏。

  这样的金融创新不出现系统性风险,简直都对不起风险。

  最后荣国府集团调查组查账的时候,银子没抄到多少,老赖们逾期不还的借据却抄到了一大箱子。

  王熙凤都想好自己如果写公开信,上微博热搜的词条应该设置成什么了——#王熙凤也是老赖受害者#。

  5

  贾跃亭说:再大的挤兑,也挤不垮我们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戴威说: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ofo人永不放弃。

  朱晔说:人生苦短,但为了心中的目标,只能砥砺前行,呕心沥血,才是创业者应有的样子。

  王熙凤说:如果可以重来一次,我要上学。

  平儿递上一杯茶,“是啊,如果奶奶识字,就可以写一封那些男子那样的公开信,把锅甩到别人身上,或者干脆把锅摔碎,每一片飘在风里,都是情怀的模样”。

  丹凤眼扫过平儿的脸,“你以为我认字,就是为了甩锅吗?我只是遗憾,如果我识字,早在两年前我就可以知道,聚焦通讯智能化的容联构建了AI通讯中台,可以帮到咱家”。

  “咱们这个金融板块的业务、消息传达、同事间的协作,都可以通过内部平台连接,有这样的内部沟通平台,工作既简单又方便,凡事明明白白,我还怕赵姨娘指指点点吗?我还需要你和旺儿两口子,口口相传的信息传达吗?”。

  “奶奶,这样旺儿能节省不少工作时间,他可以把身边的客户群再深入挖掘下”。

  “真是砍柴的以为皇帝都用金扁担啊,我都用了容联云通讯了,用户能被限制在旺儿的熟人圈么?当然是AI能帮我打电话拓展客户,帮我给进行产品推荐,帮我做贷后业务管理”。

  “那旺儿的主要工作就可以聚焦在风控和面签了,毕竟咱们女人不方便到处跑”。

  “平儿,人无法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女人不要两次相信同一个男人。旺儿上次风控做的那么差,这次他能有啥进步吗?AI是可以帮我做初步的风控判断的,也可以让我亲自来做视频授信和视频面签,当我坐在电脑前一天,完成了旺儿一个月的工作,才知道那种疲惫的中年男人,很可能是个假装忙碌的戏精”。

  “奶奶,那旺儿会失业吗?”

  “也不一定,之前我对金融业务想象的天花板,能都被限制在贾府的闲置资金吗?但是容联的智能通讯云平台已经实现了对银行、证券、保险、基金、财务公司多种业务场景的支持,有这些业务拓展的可能性,也许旺儿还能找到个工作机会”。

  平儿点点头,她是眼含热泪离开的,人不怕错过一段爱情、一个世界,但怕错过一束光。二奶奶没哭,她摊开了一本新华字典,如果可以写一封公开信,她会用这样一句话画上句号:I have a dream,总有一天,天下再没背锅的女人,再没有难搞的金融创新。

免责声明: IT商业新闻网遵守行业规则,本站所转载的稿件都标注作者和来源。 IT商业新闻网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IT商业新闻网”, 不尊重本站原创的行为将受到IT商业新闻网的追责,转载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者补充, 如有异议可投诉至:post@itxinwen.com
微信公众号:您想你获取IT商业新闻网最新原创内容, 请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IT商业网”或者搜索微信号:itxinwen,或用扫描左侧微信二维码。 即可添加关注。
标签:

品牌、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寻求合作 ››

相关阅读RELEV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