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100基金董事长曹健:给创客100基金插上文学想象的翅膀,再创辉煌

【IT时代网、IT时代周刊独家报道】昨日,创客100基金在北京隆重成立,创客100创始人、董事长曹健先生在基金成立酒会上发表了致辞。他首先回顾了自己的创业历程,介绍了创客100的成立过程,并对未来的发展寄予厚望。言谈间,体现出了一个媒体人的创业历程与独特的媒体人的创业思维。以下是他的致辞:

首先感谢大家冒着寒冬,来到创客100基金的成立酒会。

刚才,我见到很多老朋友,有的朋友两年没见了,有的是三年没见,有的朋友甚至四年没有见过,但在这次见面时,我发现一个非常好的集体现象,大家都瘦了。当然,我本人也瘦了,我以前是91公斤,今天早晨一称体重是78.9公斤。我现在每天早晨起来坚持跑步,晚上不吃东西,所以我精力反而更加旺盛了。

四年没见过我朋友,不知道曹健现在在干什么,也不知道他到底会怎么转型,一会儿我跟大家做一个汇报。

各位来宾、苏区长,女士们、先生们,非常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冒着凛冽的寒风,冒着大雪来到了现场,尤其感谢那些从香港、台湾、美国硅谷、广州、上海、重庆、沈阳赶过来的朋友,你们的到来让我非常感动,也让我感到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

在这里,我要跟大家汇报一下我这四年来在干什么。

我刚才看到我国著名的财经评论家水皮先生,在百忙之中来到了酒会现场。我知道,水皮先生的出场费都不低于10万人民币,他到现场来,肯定是想知道曹健这几年到底在干什么。

大家看我像不像一个运动员?我原来是一个乒乓球运动员,曾经在体校接受过5年的正规训练,参加过全国大学生的乒乓球比赛,而且在小时候,我两个小腿上的肌肉都曾经因为训练而撕裂过。

我是武汉大学毕业,毕业以后分到新华社,在新华社做编辑记者10年。这10年的经历,让我对我们的国家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尤其是在那个时候的新华社,我经常出入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有幸近距离地看到小平同志、耀邦同志、紫阳同志的工作,同时因为记者的身份,我有机会能够了解到中国的农民、工人以及地方政府的官员。这段经历让我获益匪浅,让我在思考问题的时候能站得更高,让我在处理问题的时候能更严谨。

本来在新华社是一个很好的位置,也可以让我有一个很好的发展,结果1989年的那场风波让我离开新华社。后来,我去香港的媒体打工,再后来就在广州参与了广州电视台文艺部的创办,然后又改版了中国的娱乐报纸(《新舞台报》),这份报纸被我做到娱乐报纸里面全国发行量第一。

这样的发行量,可以让我每一天赚到1万块钱。后来,我父亲跟我讲,你这不行的,你一年挣这么多钱是我这一辈子也没办法挣到的,你不能再做了,再做就是“挖社会主义墙角”。后来《新舞台报》就不做了。

不做以后,有一段时期我就在广州没事儿可做。这个时候,正好我原来新华社有一个同事到广东省委宣传部去任职,他就跟我说,曹健你没事的话,可以帮我弄一弄广州电子杂志(编者注:《新电子》),这个杂志就是今天大家都熟悉的《IT时代周刊》。在我接手这本杂志时,我只提出了一个条件——把人权、物权、财权都给我,我要把香港媒体运作的规律、方式能够引进到国内的媒体中来。我的条件在当时就获得了认可。

其实,《新电子》在当时背着60万的外债。我对当时的杂志主办方说,外债不用你们还,我来管。

后来,我还清了60万的外债。再接下来的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也因为这本杂志大家才认识了我。

老实说,在接手这杂志时,我根本不懂什么是IT,甚至连IT是什么意思都不明白。

不懂就学,我从IBM研究起,最后不但搞懂了IBM,同时搞懂了微软、英特尔,我研究硅谷,也让我认识了惠普、思科、AMD。我的视野越来越广,知识越来越多,雪球越滚越大。这么多年来,我访问了几乎所有跻身世界500强的IT和互联网公司的总部,向他们学习、向他们取经。

我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和干劲,每天早上5点起床,一直工作到凌晨一点,然后再将一起加班的员工送回家。就这样,我每天最多睡四五个小时。

后来,不但我成为IT方面的学者,我也培养了一批真正能深度报道的记者、编辑。但是,要求员工做到的,自己首先得做到。《IT时代周刊》以信息产业为平台,以新闻为导向,我经常在深夜里还指挥北京、上海的记者采访写稿。每到排版,我都和美编一起坐在电脑前商讨,研究每一张图片的选取和摆放,不放过每一张漫画的创意。

慢慢地,《IT时代周刊》开始盈利了,在业界有名气了,慢慢地有人称我是老师了,慢慢地世界500强的广告开始集中投放我们的杂志了。最后,从广州起家的这本杂志终于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杀出一条血路,确立了《IT时代周刊》在商业科技媒体行业第一名的王者地位。因此,我也认识了诸位IT大佬们。

从中我也总结出一个结论:三流点子加一流执行力,比一流点子加三流执行的成功率要大。《IT时代周刊》在走过的路上,用全部事实充分证明了这个观点的正确性。

我为什么回顾过去的经历,就是希望大家能够认识曹健的另一面,因为平时没有机会和大家谈我的过去,都在谈我的未来。

时光到了2010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诞生,我就意识到传统媒体的好日子将会终结,一个去中心化的时代已经来临,碎片化式的信息开始占据人们的眼球,传统的报纸、杂志、广播、电视将会逐渐地让位于互联网和手机。所以,在那个时候我就产生了一种非常强烈的危机感,这个危机感源于我们的发行量在下降,广告在下降。那个时候的下降还不是特别厉害,每年呈20%地下降。但在2013年就下滑得更厉害了,甚至下滑40%、50%,这个时候,我就觉得我应该要做点儿其他的事情了。

做什么?我的优势资源是互联网,是各位投资界的朋友,那个时候大家叫风投,现在也叫风投,但名字叫法更多元化了一点。我记得我当时经常约戴维·邓(编者注:诺基亚成长伙伴基金中国区董事总经理邓元鋆)探讨过怎么弄,再加上我那时候跟沈南鹏(编者注:红杉资本合伙人)取经,我说你帮我出出主意,我也跟百度(创始人、董事长)的李彦宏学习,我说你帮我看看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的饭碗全被你百度拿走了,百度得给我想个主意,我得有生存的空间,不能好日子都你们过。我也跟腾讯(创始人、董事长)的马化腾谈,我们都是广东企业,你也帮我搞点儿事儿做做。

一圈拜访下来,我觉得我有一个事情可以做,那就是利用读者群体,搭建一个创业项目和投资人之间的平台。当时我的信心蛮足,我觉得这个事儿两面的资源我都OK,都应该可以做。但是,这个事情理论上讲它没有问题,实际操作起来却有问题,因为就像我作为婚姻介绍所一样,一边是女孩子、一边是男孩子,我没有决定权,我只是给他们牵线,这个事儿我再怎么做也做不大。我曾经辅导过几个创业项目,在给他们融资的时候,我觉得融得还挺慢,有时候搞两三个月都融不下来,我觉得这样不行,整个资源都浪费掉了。

这个时候,我要感谢两个人。

第一个人是北京汇众益智董事长李新科先生,李先生跟我是多年的朋友,也是球友,有一次我们两个人在中关村咖啡厅聊天,他就说,曹总你要募一个基金,当时我不懂基金,就像当年我创办《IT时代周刊》时不知道IT的英文是什么一样。李总接着跟我说,你募个基金,然后整合你这个平台的资源,这样才能做好。当时我没有深刻认识到李先生跟我讲的基金含义,但这不妨碍我去了解基金是怎么回事。

第二个人是昌平区委常委、副区长苏贵光先生,我跟他认识也很多年了,我们两人也是运动场上的朋友、神交,我更多地从他那儿获得他对政府信息的解读,我觉得这对我的收获特别大。

我也一直想和苏区长合作,因为我觉得这个官员和其他官员不太一样,很接地气、很实在,说话没有官架子,还是博士毕业,对什么事儿的前瞻性看法比较实在,能够给你很多的启发。

我有一次和李(新科)总说,我们在昌平做一个CEO俱乐部,因为我的客户、朋友大都是世界500强和中国100强公司的CEO,包括戴维·邓等。但大家想了想,觉得这个事情还有所欠缺,最终没有落实下来。

去年年末我正好有机会和苏区长一起参加一个活动,当时我就向他谈到我想做创客100这个事儿,我把为什么要做、怎么做的想法跟苏区简单地说了。当时他的第一反应是,曹总你就落户在我们昌平区,我们会提供你所有政府能支持的政策以及资源。我觉得,能够从一个政府的主要领导嘴里,能够这么快、这么坚决、这么欣赏你的想法,我当时很感动。所以,我当天就把我的策划方案用电子邮件发给了苏区。

其实,在跟苏区聊之前,我也跟朝阳等等其他区的在接触,但是他们的反应没有这么快。后来我们就和昌平有了更多深入的了解,和昌平签署了联合创办创客100孵化器科技有限公司。这是这个事情诞生的前因后果。

很多四年都没有见过的朋友肯定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其实,这四年我一直在学一个新的东西,我始终提醒自己汽车时代到来了,马车肯定跟不上发展,如果我们还在旧的马车上装马达、电路什么的,它永远是一个马车、不是汽车。还有一点我也是意识得比较早的,媒体人的转型绝不是简简单单地把资源整合起来,绝不是简简单单地说我想做一个事儿就成功的。媒体人的转型首先是观念的转型,然后是知识的更新,然后是融入85后、90后的思维空间。

所以这四年,我到硅谷、上海、深圳等城市,到所有能够看项目的地方,这4年我看了2000多个创业项目,现在我可以很骄傲地告诉大家,我现在非常会看项目,一个项目能不能够投资,这个创业者能否把事情做成,也就是说,看项目变成了我现在的强项;我也很自豪地跟大家说,很多的投资人说曹健未来可能是投资界的一个新星。我说这个话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但是,我今天可以告诉大家,曹健不会让你们失望。这四年中我也学会了一个基金怎么募集,怎么管理,怎么退出,怎么清算。

创客100基金合伙人共同启动基金正式运作的激光球

在今天这个大喜的日子里,我还要向朋友们展望一下创客100的未来。

第一,继续强化媒体平台,我将会整合IT时代周刊、IT时代网、IT商业新闻网等媒体平台上的千万级的读者进行重新优化、重新互动。

第二,创造全新的创客100品牌的全媒体平台,这个平台主要是为创业者和投资人服务。它的定位将会是具有媒体属性的,基于互联网的股权众筹平台,我们将在下个月成立视频工作室、中国投资人高尔夫俱乐部和中国投资人沙龙,将把线上和线下的活动结合起来,成为一个线上聚合、线下培养诚信和可靠的互动。

第三,我们第一期基金6000万已经基本到位,未来三年,我将会投资200个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创业项目,在明年,我们将会募集第二期基金。因为我的13位LP全部来自于互联网和IT行业(包括芯片、IM、游戏、网络安全),所以当我在募这个基金的时候我就在琢磨,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而是我们需要的是资源,需要的是更多的人来帮助你能够做成这个事情。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正是说的这个道理。

第四,我们将会在昌平做一个一年一度的全球创客论坛,这个会议的规模将会是5000人,我们将会把全世界最顶级的创业者,包括苹果的创始人、Facebook的创始人,包括能够请到的所有的知名公司的创始人,都想办法能够请到北京来,我们也会把最知名的投资人都请到北京来。

大家可能都知道“达沃斯论坛”,它就是几个教授在咖啡馆里闲聊的产物,如今做成了各级政府、金融财团以及各方势力需要在上面表达观点的场所,我希望创客100也会成为这样的一个平台。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会问,曹健你牛,我承认你是做媒体的牛人,但你是不是真的能够成为一个投资人。这个回答是肯定的。因为由媒体人做投资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红杉资本的创始人唐·瓦伦丁是媒体人出身,IDG的创始人麦戈文是媒体人出身,IDG的中国投资人熊晓鸽是新华社国际部的记者,媒体人有媒体人的思维方式,这个和做实业的不一样,这个和其他投资人思维也不一样,他有他独到的思维方式。

所以,今天我要当着在座朋友们的面说,3年以后的曹健就不是媒体人了,他是一个知名的投资人。

做天使投资需要有情怀、胸怀,一个斤斤计较的人、一个锱铢必较的人,他是投不出来一家伟大的公司。徐小平曾经跟我说过,曹总,我投资完就不管了,创业者跟我聊什么转变我都说好好好,我投了你就相信你,看准了就相信你。我琢磨来、琢磨去,徐小平为什么能够投这么多上市公司,我得到的结论是,他是学音乐的,他为投资插上了音乐的翅膀,让它飞翔。

熟悉我的朋友可能也知道,我是学文学的,我也希望我的事业能够插上文学想象的翅膀,能够再次创造一个辉煌。

50岁对我来讲,是事业的新起点,50岁也是我人生的新起点,我们面对这样一个美好的时代,这样的一个创新创业的大浪潮,我们能适应这个时代,就一定能够创造一个更大的辉煌。我相信未来3年,我们的股票可以卖给大家,谢谢!【责任编辑/吴梦雄】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创客100基金董事长曹健:给创客100基金插上文学想象的翅膀,再创辉煌
网友评论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