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商业新闻网-解读信息时代的商业变革
当前位置: 首页 > 深1度 > 正文

花4000万送女儿上斯坦福 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有3个疑问需要厘清

2019-05-04 10:32:26 来源:北京青年报   

1日,美国大学招生欺诈案中涉及的中国家庭浮上水面,一笔650万的巨额贿款来自一名2017年入学斯坦福的学生赵雨思家庭,其家庭被指通过中间人辛格伪造帆船证书进入斯坦福。据媒体报道,赵雨思的父亲系山东步长制药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长赵涛。3日,赵涛通过步长官网回应,女儿在美国留学事宜,属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对步长制药财务状况不构成任何影响。

3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从赵雨思母亲代理律师处获得一份声明,该声明中称其母亲被辛格误导,以为650万美元是为学校捐款,而其女儿在捐款前已获录取。但该声明中并未提及伪造的帆船证书。

被指花650万美金送女入斯坦福 中国富豪回应

牵扯到美国多位名人富豪的大学招生欺诈案被指涉及中国家庭,据外媒报道,其中一名为赵雨思的学生,被指花费650万美元进入斯坦福就读,而其父亲系山东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的女儿。

为了让子女上名校,包括赵雨思的家长在内,向一个由威廉·辛格创立的所谓的“非盈利机构”捐赠数十万到数百万美元不等,而这个机构则通过贿赂考试机构人员或大学体育教练,以修改入学考试成绩或以运动员身份的方式让“客户”子女被名校录取。

赵雨思被指伪造了帆船证书。据报道,斯坦福大学因为其在申请书中伪造帆船证书,在4月2日将其从斯坦福开除。

斯坦福大学发言人 E. J. Miranda对媒体强调,是辛格,而非斯坦福大学收到了650万美元。在给媒体的邮件中该发言人证实,赵雨思被录取几个月后,斯坦福大学帆船队收到了来自辛格运营的慈善机构50万美元的捐款。

3日,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通过公司官网回应此事,称其女在美国留学事宜,属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对步长制药财务状况不构成任何影响。赵涛表示,步长制药是一家上市的公众公司,其运营管理是独立的,步长制药内部控制体系健全,他本人私人事宜不会影响其正常运营。

而北青报记者此前从代理律师处获得一份赵雨思母亲的声明,赵母称其在辛格建议下通过其基金会向斯坦福大学捐款650万美金,而看到报道后才意识到被辛格误导,其女儿早在捐款前已经被斯坦福录取。

在这份声明中,赵母称自己一直是慈善项目的支持者,由于她的孩子正处于接受高等教育的阶段,她也一直非常乐意支持海外高等教育慈善项目。但就像许多亚洲家庭一样,赵母不太熟悉美国的大学的录取程序,因而透过第三方的推荐咨询了教育顾问以协助雨思。

经第三方介绍下,赵母咨询了包括辛格在内的教育顾问,从而认识了辛格的慈善基金会,该基金会被描述为一个有规模、正当、以惠及教育界而成立的非牟利基金。

赵母表示,辛格顾问公司只提供教育顾问服务,没有保证能进任何大学。而雨思一直拥有优异的学业成绩和课外活动成就。她通过正常途径申请了美国的一些大学并得到一些大学录取,且在2017 年 3 月 31 日收到了斯坦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得知赵雨思被一所美国著名学府录取后,辛格也感到意外,并建议赵母通过他的基金会向斯坦福大学作出捐款,该捐款是用作支付教职员薪金,奖学金,运动培训计划及帮助没有能力支付斯坦福学费的学生。基于辛格的陈述,赵母于 2017 年 4 月 21 日向辛格先生的基金会捐款 650 万美元,该捐款的性质与许多富裕家长一直公开地向著名大学捐款的情况一样。

赵母在声明中表示,有关辛格及其基金会的事宜被广泛报导后,她才开始意识到自己受到误导,慷慨被利用,而其女儿更成为了诈骗事件的受害者。赵母和雨思对所发生的事情深感震惊和不安,并已聘请律师处理事件。

三大疑问待解

一、已录取为何还要申请书造假?

针对赵母的回应,有网友质疑,既然已经获得斯坦福大学录取,为何还要伪造申请书?申请书中的帆船证书是谁伪造的?赵雨思本人和其家长是否知情?

3日下午,北青报记者就这些疑问向赵雨思母亲的代理律师罗永聪询问,但并未获得回复。值得注意的是,长沙某教育机构2017曾以“美国高考状元”介绍赵雨思,称她以ACT33分,托福111分的成绩被斯坦福大学录取。该介绍称赵雨思“是一名普通女孩,生活在一个大家庭,有着4个兄弟姐妹。喜欢弹钢琴、哼小曲;喜欢骑马、喜欢飞翔的感觉;喜欢艺术,喜欢抽象的工艺品。”

二、650万美金是从境内转出的吗?

赵母在律师声明中表示,自己向辛格基金会捐款650万美元,但并未说明这笔钱是如何汇入的。这笔钱可能是从国外直接转到基金会,但也有可能是从国内转到境外基金会。很多网友提出疑问,根据我国外汇管理规定,中国公民个人外汇兑换限额为每年5万美金,若该资金从国内汇出,又是如何绕过5万美金的限额?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吕随启教授告诉北青报记者,实际生活中,部分个人和企业可能会通过一些不当途径规避外汇额度限制。而外汇管理部门也在通过各种方式对这些不当行为进行管理。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国家外汇管理局曾发文,称个人在办理外汇业务时,应当遵守个人外汇管理有关规定,不得以分拆等方式规避额度及真实性管理,对两次出借本人额度协助他人规避额度及真实性管理的个人 ,将列入 “关注名单”管理。

三、赵雨思及其家长后续还会被追责吗?

这场波及到美国众多名人富豪的大学招生欺诈案中,美国检方共起诉50余人,包括考试管理人员、监考人员、大学行政人员、大学体育教练和30多名家长,据媒体报道,赵雨思本人和其家长目前并未被检方起诉。

美国联邦法庭及加州高等法院注册出庭律师刘龙珠告诉北青报记者,本次招生欺诈案中,包括知名律师、好莱坞明星在内的多位家长都被检方起诉,并且多人已经认罪。赵雨思家长650万这样高额的贿款,目前却仍未被起诉,可推测未来被起诉的可能性较低。

刘龙珠介绍,赵雨思及其家长未被起诉可能与其称不知情或由他人操作有关,但不排除此后仍有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可能性。

内存

赵涛与步长制药的“传奇”发家史

赵涛在声明中表示,其私人事宜并不会影响步长制药正常运营,然而连日来,赵涛和步长制药已在诸多媒体的报道中陷入漩涡。

1966年出生的赵涛系步长制药公司联合创始人,也是赵步长的长子。2001年,父子二人创办步长制药,公司的主要产品就是赵步长研制的“步长脑心通”——一款用于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中药。2016年,步长制药完成上市。

作为一家制药企业,步长集团的的创业史也堪称传奇。据媒体报道,1992年,在新加坡的一次国际研讨会上,赵步长父子通过神针让一位瘫卧多年的老太太重新站起来。子承父业的医术外,赵涛“赚钱”的能力也十分神奇,年仅25岁的赵涛通过神针在新加坡三个月内挣下90万美元,其寄给父亲的40万美元也是步长制药得以创业的第一桶金。

步长制药以其研发的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和丹红注射液三个独家专利品种在药品市场上逐渐站稳脚跟。

1994年“步长脑心通”首次投放市场时,便卖了500万元,之后更是一路狂飙突进,2015年销售额超过了28.6亿元,与地奥心血康、天士力复方丹参滴丸一并雄踞心脑血管中成药三大品牌行列。

2016年11月18日,步长制药在上交所上市,按当日市值计算,赵氏家族财富达到284.21亿元,成为年度山东首富。

有产品多次被预警 销售代表曾陷入行贿事件

一边是企业快速发展、家族财富不断累积,一边却是产品却多次陷入质量危机。2017年4月,脑心通胶囊中丹参酮ⅡA含量检测不合格被食药监部门曝光。2017年7月,主力产品脑心通胶囊被消费者投诉发现类似毛发的不明物质。主力产品丹红注射液因频发严重不良反应,被媒体梳理出至少在11个省(市)26次被预警(严格监控)、限制使用,甚至随时面临停用风险。

步长制药的推广模式也曾引发争议。据媒体报道,2013年至2015年的三年间,步长制药在“市场及学术推广”方面分别花去了44.66亿、51.83亿、58.41亿,累计达到154.9亿元,连续三年超过同期营业收入的一半以上。其中2015年每天平均有1600万元用在了“推广”上。有专家认为,医药行业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是商业贿赂的高发区。

事实上,步长制药曾卷入多起行贿事件中。北青报记者梳理后相关裁判文书发现,包括河南鹤壁一医院社区科主任张某、福建龙岩市上杭县卫生院药房负责人席某、湖南益阳某中医院药剂科科长胡某等多人曾被控收取步长制药销售代表回扣,帮助其多销售公司药品。

免责声明: IT商业新闻网遵守行业规则,本站所转载的稿件都标注作者和来源。 IT商业新闻网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IT商业新闻网”, 不尊重本站原创的行为将受到IT商业新闻网的追责,转载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者补充, 如有异议可投诉至:post@itxinwen.com
微信公众号:您想你获取IT商业新闻网最新原创内容, 请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IT商业网”或者搜索微信号:itxinwen,或用扫描左侧微信二维码。 即可添加关注。
标签: 步长制药

品牌、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寻求合作 ››

相关阅读RELEV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