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商业新闻网-解读信息时代的商业变革
当前位置: 首页 > 深1度 > 正文

华为Vs联想:相同起点,不同命运

2019-06-02 07:53:48 来源:包邮区   

  前几天,任正非接受外媒采访,办公桌上放着一本《美国陷阱》,作者是法国阿尔斯通前高管,讲述他们如何与美国司法部斗争。2012年,柳传志在合肥参加活动,给年轻人推荐了一本网络小说《侯卫东官场笔记》,讲一个没有背景的年轻人如何在官场面对潜规则和理想的矛盾。

  我第一次接触联想,还是2011年11月柳传志又宣布退休的那次。

  那天老爷子在北京香格里拉讲台上忆苦思甜,回忆2008年金融危机时联想集团站在悬崖边,第四季度差不多亏了一个小目标,还是美刀。

  他很快复出担任董事长。接手烂摊子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公司管理权从老外CEO手里拿过来,全权交给自己的学生杨元庆。

  两年后,联想集团在PC领域超过宏碁和戴尔,位列全球PC的老二。老爷子春风得意,67岁的他宣布再次退休,将联想集团交还比他小20岁的杨元庆。

  现在回头看过来,这几乎是教父职业生涯里最后的高光时刻。

  旧世界是在那时候坍塌的,iPhone如日中天,地上都是它的影子,3G技术的普及也彻底改变了潮水的趋势。

  教父老了,他不用iPhone,对于做好一个产品,特别不自信,或者说根本没有什么兴趣。人们喜欢乔布斯,老说外国研发投入多少钱,联想投入多少,所以联想跟不上。

  我特别不爱听这些话。这些钱都是中国老百姓的,说实在的,不容易。

  教父想的还是什么挣钱做什么,什么容易做什么。

  前几天,海外市场调研机构Gartner数据显示,华为在今年第一季度以5800万台的出货量,超过了苹果手机4460万台,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厂商。

  华为身后的小米、一加、传音都在国际上卖得很好。张开双臂却只能抱住风的联想,在大家印象里还是一家攒组装电脑吃饭的科技公司。

  柳传志和任正非一样,都出生于1944年。两人创立的联想和华为最近都陷入了巨大的风波。

  1944年,郭沫若写下了《甲申三百年祭》,他说:

  中国在清朝统治的二百六十年间一直都没有亡,抗清的民族解放斗争一直没有停止过。

  前几天,任正非接受彭博社的采访,谁也没想到,野路子工程兵出身的任正非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两三年以后你再来采访我们,看我们还存在不存在,要是不存在了,记着带一朵鲜花放在我们的墓碑上。

  1

  上周,联想集团发布了去年的业绩。2018年联想收入达到历史新高,营收超过腾讯,直逼阿里。这才是中国三巨头。

  董事长兼CEO杨元庆非常高兴,他说:

  这是联想最好时刻。

  这当然是一个好时刻。虽然净利润率只有1%。

  只是在这种令人振奋的场合,中国媒体还是没忘记把关于“中国还是美国”的问题抛给这位老爷子的好学生。

  自从去年杨元庆告诉外媒“联想是一家全球公司,我们不是一家中国公司”之后,大家就总喜欢在公开场合问他类似的问题。

  去年11月,广州财富全球科技论坛上,《财富》杂志主编、美国人穆瑞澜向杨元庆发出了灵魂拷问:

  你们到底是中国公司还是美国公司?过去十几年你们一直跳来跳去的。

  然后杨总就用了七秒钟搞了一段b-box:

  啊,这个……额,对,我……我们……我们,这个这个……额……

  今年的业绩发布会上,他再次以“植根于中国的全球化公司”视角和记者们谈笑风生:

  我们在全球一直是被信任的玩家;我们没有被针对的理由;我们不打算做操作系统和芯片,会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这说得是被针对的那家不被全球信任的“友商”,没有扮演好自己角色的意思吗?很多网友在视频的弹幕里表现得非常不理性:我不是来看他说什么的,我是来呸的。

  同一天,联想集团的CFO周庆彤在接受CNBC采访时,迈开了比杨元庆还大的步子:

  我们在世界各地都有生产线,所以我们绝对有能力把一部分生产线从中国搬走,转移到不受关税影响的国家。

  卖电脑的时候说自己是民族品牌,面对投资者就强调自己international。

  2

  早期,联想和他们的“友商”一样,还是一家有核心技术的科技公司。

  1994年联想上市,吃到了技术领先的甜头,总工程师倪光南想继续走技术路线,然而总裁柳传志不干了——那一年,著名的“柳倪之争”爆发了。

  这被认为是代表了中国企业“贸工技”和“技工贸”的两条道路之争。最终以联想永久废除“总工程师”一职告终。

  50岁的柳传志全面掌控联想,他下马了倪光南自主研发的项目。

  造不如买,“贸工技”路线其实也是那个时代的政治正确。

  那几年,机械工业部被撤销,仪器仪表工业局被解散;运十大飞机解散研发团队。同样在50岁那年,任正非宣布成立“中央研究部”。

  创业之前,任正非只是国企南油集团的一名中层干部。刚创业时也是什么业务赚钱做什么,他甚至研究过减肥药、墓碑等生意。

  通过贸易代理积攒下第一桶金后,任正非再开发一点边边角角,并在50岁那年决心孤注一掷,把赚来的利润全部投入到技术的研发中。

  多年后,柳传志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讲道:“我和任正非性格不同”。在技术攻坚中“他敢往上走”,而自己不行。

  不是不行,而是做贸易挣快钱挣习惯的人,都容易把长跑当短跑了。

  1999年,“民族企业”联想在政府采购领域拿到了2亿元的订单,第一次尝到了甜头。

  从那时起,联想迅速组建了招标处,开始对政府采购进行精细化耕作,此后的十几年里,联想在政府采购领域里一骑绝尘。

  2001年,联想融科智地成立,正式迈进房地产领域——“贸工技”的道路,最终通向了什么挣钱做什么的不归路。

  同一年,任正非发表讲话华为的冬天,思考华为的方向,并加大科技投入。

  杨元庆给联想的所有副总裁转发了这篇文章,但两家公司已经自此彻底分道扬镳。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联想非常幸运经历了PC革命、互联网革命、移动互联网革命。最闪亮的业绩,就是每年卖给政府部门的电脑越来越多。

  2018年,联想拿到了15万台电脑的政府采购订单,比上一年几乎翻了一番,在政府采购的市场份额上升到了70%。

  3

  两年前山雨欲来时,路透社做了一项民调,他们问了美国人两个问题:

  美国制造重不重要,你愿意为美国民族品牌多花多少钱?

  七成美国人认为美国制造无比重要。但是,接近四成的人却不愿意为民族品牌多花一分钱,还有四成多的人把胸脯子拍得山响:

  为了美国,我可以多花个块八毛的。

  以前,波士顿咨询也问了中国人类似的问题,超过六成的中国人告诉他们:

  就算多花钱我也要买美国货。

  这两项调查的结果在一家跨国公司身上得到了验证。

  在路透社做民调的那一年,联想集团在中国区净利润5.68亿美元,在美洲区的净利润只有7000多万美元。虽然联想在两地的销售收入相差不到30亿美元:

  但是中国区的净利润却比美洲高了8倍。

  社交媒体流行对比联想电脑在中美两国的售价。同一个型号的产品,你能找到中国比美国贵20%的,我就能找到贵两倍多的。

  2015年6月29日,联想控股在香港上市。这是柳传志第二次带队IPO,他说香港的投资者比较理性,这是联想控股选择香港的原因。

  然后,激动的老爷子目睹了联想控股跌破了发行价。

  媒体们其实也不在意联想控股的股价,毕竟联想集团的光荣历史就在那儿摆着。他们又问了老爷子关于在联想控股退休的问题,他回答说:

  确定上市以后,公司是在走上坡的时候。

  之后的一个月里,香港人向老爷子充分展示了在下坡路上他们能跑多块。虽然联想控股和承销商们戮力同心,拿出20多亿港币护盘,还是没能阻挡住联想控股市值崩盘。

  公司是不是在走上坡我不敢说,四年来联想控股的股价已经损失六成了。

  2018年的青年节,恒生指数正式将联想集团从恒生指数成分股中剔除。

  很快,联想5G标准投票事件被曝光。教父振臂一呼,上百位企业家一起站台,保卫联想。

  同样都74岁,同样都亲自上阵。同样是保卫公司,但舆论却迥异。

  5G投票的真相,我至今没弄清楚。但这只是个导火索罢了。能把产品和服务做到90分的企业,哪会有一边倒的非议。

  前几天,任正非接受外媒采访,办公桌上放着一本《美国陷阱》,作者是法国阿尔斯通前高管,讲述他们如何与美国司法部斗争。

  2012年,柳传志在合肥参加活动,给年轻人推荐了一本网络小说《侯卫东官场笔记》,讲一个没有背景的年轻人如何在官场面对潜规则和理想的矛盾。

  此后几年,柳老爷子多次推荐这本书:

  做企业难免要与政府官员打交道.......对我们了解大概的情况会有些帮助。

免责声明: IT商业新闻网遵守行业规则,本站所转载的稿件都标注作者和来源。 IT商业新闻网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IT商业新闻网”, 不尊重本站原创的行为将受到IT商业新闻网的追责,转载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者补充, 如有异议可投诉至:[email protected]
微信公众号:您想你获取IT商业新闻网最新原创内容, 请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IT商业网”或者搜索微信号:itxinwen,或用扫描左侧微信二维码。 即可添加关注。
标签: 任正非 柳传志

品牌、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寻求合作 ››

相关阅读RELEV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