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商业新闻网-解读信息时代的商业变革
当前位置: 首页 > 深1度 > 正文

两位“假行长”和两枚“萝卜印章”成功骗走美的集团10亿巨款

2019-07-03 18:41:47 来源:IT商业网   

  

  【编者按】2017年6月29日,美的集团(SZ.000333)在官方微信发布信息,承认旗下子公司合肥美的在2016年3月购买规模价值超10亿元的理财产品时遭遇诈骗。顿时轰动业界,引发全社会高度关注。

  当时,从合肥美的提交的《民事诉状》中,案件脉络依稀可见。两年后的今天,随着安徽合肥中级人民法院对美的理财诈骗案做出一审宣判,更多细节开始水落石出。从中,我们既看到了骗子策划设计的“假冒银行行长”、“萝卜章”等荒唐场景,也看到了人性在金钱面前的贪婪和脆弱。

  李幸的心思

  美的集团金融中心安徽分部,负责美的集团在安徽各企业的收支结算、银行授信和融资等业务。2015年的一天,美的集团金融中心安徽分部时任负责人李幸跟同学聂勇提起美的有意对外放款。

  美的集团是市值超千亿的巨型企业,可谓家大业大,经常有巨额的闲置资金。在美的集团金融中心内部,大家都清楚美的在长期购买银行理财产品。

  《南方日报》的报道显示,自2013年起,美的每年都会花费大额资金来投入到理财产品,2013年1月-12月,美的投资银行理财产品金额达521.67亿元,期内赎回金额425.4亿元,实现收益达2.5亿元。而在截至2016年底的4年间,美的累计买入2292亿元的银行理财产品,累计收益达37.85亿元,占其过去4年累计归属净利润的8.75%。

  前几年,银行理财产品的年化收益率普遍在5%以上,大额存单的年化收益率更可能高达7、8点,比银行利率高得多。然而,李幸不满于理财产品的收益,想把部分资金投向社会,获取更高利息。

  按照银监会的监管规定,企业不能直接对外放贷,其闲散资金用于出借,或委托银行贷款,或是购买理财产品。

  同样是在2015年,贵州铜仁市的申建忠一直在为自己创办的安泰公司苦寻发展资金。除了正常向地方银行申请贷款,申建忠还暗地设立P2P平台吸收社会资本。

  因为融资关系,安泰公司的融资负责人杨振峰辗转认识了时任华创证券工作人员的李恩泽和斯义金。巧的是,聂勇也认识李、斯二人。

  在一次见面中,聂勇把李幸之意传递给了李恩泽和斯义金,两人都认为,美的资金可以提供给安泰公司,但也都清楚政策不允许美的直接贷款给安泰公司,这需要借道银行,由它转款给杨振峰。

  司法材料显示,斯义金向公司领导汇报后,设计出一套投资理财方案:华创证券与美的签订一项标的为3亿元的《华创恒丰86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同时,华创证券与陆家嘴信托签署陆家嘴-安泰信托合同,华创证券作为委托方,陆家嘴信托作为受托人,将3亿元资金作为信托资金放款给安泰公司。

  这个方案合规,但还欠缺一份最重要的文件,即必须有银行为安泰公司提供的兜底担保函。当时,银监会收紧了担保条件,银行极少为企业出具此类函件。一旦有出现,一定会被反复确认核实。

  涂永忠登场

  此时,重庆银行贵阳分行业务九部总经理涂勇忠粉墨登场。

  涂勇忠因为业务关系认识杨振勇,并被介绍给申建忠。后者向涂勇忠谈到了吸纳美的贷款的事情,探询借道重庆银行贵阳分行的可能性。涂永忠给出的建议是,“只能作假”,但后果也很清楚,“搞不好一起完蛋。”申建忠决定铤而走险。

  涂永忠开始准备安泰公司的一系列信贷文件,他还安排财务人员对安泰公司的财物数据进行美化,包括减少负债、提高收益率等。这些文件传给李幸查阅,李幸又递交给美的方面的负责人。

  在获批后,2016年3月8日,李幸和美的风险管理部同事朱立明来到重庆银行贵阳分行做尽职调查。

  导演好的“假戏”

  第二天上午,李幸、朱立明在涂永忠的办公室里,见到了申建忠和杨振峰,在场的还有安泰公司财务总监励锴。

  李幸、朱立明等人在交谈期间,一位“潘副行长”悄然出现,涂永忠、申建忠和杨振峰顿时起身向潘行长打招呼。

  “这是我们潘副行长,特别关心安泰项目。”涂永忠向美的客人介绍说。“潘副行长”也热情欢迎李幸、朱立明来谈业务。闲谈中,他曾夸奖安泰公司资质好。

  见有副行长出来背书,李幸等人稍微有了点底,但最关心的还是这家银行能否出具兜底担保函。对此,涂永忠打包票说没问题,还向李幸、朱立明出示了银行给安泰公司的授信资料。此后,美的、重庆银行贵阳分行和安泰公司三方基本达成了一致,贷款金额为3亿元,年化收益率为7.35%,期限为两年。

  3月21日,李幸等人又来到涂永忠的办公室,递交了美的方面拟好的兜底担保函,涂永忠看后打印了一份用印申请,并召唤下属去找行领导签字。很快,又有一名银行员工模样的人带着装有印章的小铁箱进入涂永忠办公室。涂永忠取出银行印章盖在了担保函上,并盖上了行长邓晖的签字章。随后,李幸对着担保函拍照后转发给同事,交由美的集团金融中心财务总监审批。担保函原件放入信封密封并在信封两头处由朱立明、涂永忠签字。至此,整个业务流程完毕,安泰公司很快收到了美的集团的3亿元资金。

  至此,一出骗局完美收场——李幸、朱立明等人不知道的是,进入涂永忠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和前次出现的“潘副行长“,都系安泰员工假扮。至于盖在兜底担保函上的银行印章,则是涂永忠造假私刻的“萝卜章”。

  结束了贵阳签约后,李幸、朱立明又飞往成都,那里有同样的“骗局”在等着他俩。

  第二天上午,李、朱两人又来到中国农业银行成都武侯支行客户经理陈某的办公室。在此之前,陈某还安排李幸、朱立明见过该行“黄行长”。

  与在贵阳的情形一模一样,“黄行长”也是假冒,他同样除了夸奖借款的三家公司,还亲自拿出银行公章盖在美的集团准备好的担保函上。美的集团的另外7亿资金很快进入另外三家公司账户。和安泰公司不同的是,成都三家公司的年化收益率为6.7%,期限仍为两年。

  也就是说,24小时之内,美的集团的10亿元资金通过多位假冒银行工作人员的引荐和“盖章”,贷给了其他企业。

  按照大家约定的期限和年化收益率,两年后4家公司还本付息,李幸可以收到超过1亿元的利息。然而,这一切终究是”南柯一梦“。

  安泰公司获得了3亿元资金后,将大部分余款用于公司经营,没有出现大额的用于个人的支出。其中包括偿还重庆银行贷款3000万元及50万元利息;提前还了美的方面3500万元;还用于支付各类货款、发放工人工资、归还P2P投资人资金等事项。

  此外,安泰公司还向中介支付了总计4152万元的中介费,其中李恩泽获得了1500万元,斯义金等人也获得了超过百万的中介费;涂永忠则在合作之初提出了要求,事情办成后,安泰公司要借给他一部分资金,以完成业绩任务。

  邓晖示警!

  2016年5月27日下午,时任重庆银行贵阳分行行长邓晖致电美的,询问美的方面有无收到银行方面的承诺和担保文件,如果收到,承诺和兜底担保函都是假的。

  李幸得悉后,赶紧询问斯义金和涂永忠。对方的答复是,银行方面的调查和问询应该是因为银监部门的检查需要,美的方面只要说没有收到即可。涂永忠则没有做出答复。李幸和朱立明第二天赶紧飞赴贵阳核实,斯义金也赶了过来。涂永忠躲在幕后,安排安泰员工在机场接人时带话说“重庆银行的问询是缘于银监局的检查”,只要说没有收到承诺和担保就可以了。李幸、朱立明和斯义金没有听从这一安排,直接找到邓晖核实。

  邓晖对李幸等人明确表示,他并不清楚该行为安泰公司出具承诺和担保文件的情况。邓行长还告诉他们,之所以发现问题,是在对安泰公司做贷后检查时发现新近有3亿元入账,于是询问对方资金来自何处。安泰的答复称来自台湾企业,邓晖安排内部员工反复核查,确认钱来自美的集团。邓晖由此怀疑银行内部有人在为某些企业提供假担保。

  李幸等人发现涂永忠与邓晖的说法不一致,于是到公安机关查询承诺函上的公章与备案的公章是否一致,当得知不一致时,他们怀疑上当受被骗,一方面向上面做了汇报,同时向公安局报案。

  后续处理

  依据媒体报道,从2016年8月开始,安泰公司及成都的三家企业相关负责人相继被安徽合肥警方抓获,涂永忠等银行工作人员及多名资金中介也被追究刑事责任。李恩泽等人则退还中介费。

  2018年2月2日,银监会披露了对涉及此案的重庆银行贵阳分行处罚情况,贵州银监局依法对重庆银行贵阳分行罚款100万元,并对时任分行行长邓晖以及办公室主要负责人王兴涛警告处分。

  今年2月16日,合肥中院对安泰公司案件做出一审宣判,安泰公司因单位犯罪被判处罚金,申建忠等人被认定构成合同诈骗罪,申建忠获刑15年。一审宣判后,申建忠等人已提出了上诉,安徽高院目前尚未开庭进行二审审理。(本文根据合肥中院一审判决书内容整理)

免责声明: IT商业新闻网遵守行业规则,本站所转载的稿件都标注作者和来源。 IT商业新闻网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IT商业新闻网”, 不尊重本站原创的行为将受到IT商业新闻网的追责,转载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者补充, 如有异议可投诉至:post@itxinwen.com
微信公众号:您想你获取IT商业新闻网最新原创内容, 请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IT商业网”或者搜索微信号:itxinwen,或用扫描左侧微信二维码。 即可添加关注。

品牌、内容合作请点这里: 寻求合作 ››

相关阅读RELEV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