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精神卫生日 康弘药业:公益心与竞争力同步前行

来源: 2018-10-18 15:46:12

  10月12日,广州市惠爱医院一楼门诊大厅人头攒动,热闹非凡。人们拿着趣味性十足、异常醒目的各色标语,摆出各种姿势拍照合影。同时,还有不少人扫码参与睡眠健康小测试、填写抑郁焦虑问卷。旁边,几位医生在显眼的“心灵休息站”的展板下进行义诊。

  原来,在精神卫生日期间,康弘药业延续往年的全国现场义诊,在广州市惠爱医院搭建“心灵休息站”进行科普,免费为参与者派发精神健康科普手册。

  据了解,广州市惠爱医院只是本次“心灵休息站”的其中一站,除此之外,康弘药业联合西安交大附一医院、西安精卫中心、成都昇和药品总汇也同期开展了精神卫生日科普活动。趣味性十足的科普宣传得到了百姓的热烈欢迎,四地超两千余人参与活动。

    精神障碍疾病具有“四高三低”特点

  近年来,随着社会生活节奏的不断加快和工作生活压力的增加,抑郁症、睡眠障碍、精神分裂等心理疾病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抑郁症的发病率约为11%,2030年将成为全球的第一大疾病负担,值得引起全球和公共卫生的重视。

  “根据调查,我国各种精神障碍总的患病率约为17%,其中抑郁障碍、焦虑障碍等患病率呈上升趋势。”广州市惠爱医院副院长黄兴兵接受医师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精神疾病现状呈现“四高四低”特征:即高发病率、高复发率、高致残率、高自杀率;低知晓率、低就诊率、低治疗率和低依从性。

  我国抑郁症患者的就诊率仅约10%。多数患者不知道心境低落、兴趣缺乏、动力丧失是抑郁状态甚至是抑郁症,缺乏就诊意识;另一方面,精神疾病患者存在病耻感而不愿意求助精神专科医生,或对治疗药物存在疑虑,不愿接受治疗或无法积极配合;第三,公众、社会媒体等对于精神疾病患者的关注和认识大多为重症精神疾病导致的伤害性事件,过于负面,缺乏正面引导。“精神疾病不只是个人问题,还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和公共卫生问题,需要引起全社会的重视。”黄院长说。

    国产药物还需创新与发展

  目前精神疾病的治疗主要以心理治疗、药物治疗和物理治疗为主,其中药物治疗运用较为广泛。近年来,中国政府对仿制药的支持提速,我国仿制药的发展可圈可点,稳步前行,在工艺和技术方面日益凸显出竞争力。

  今年4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提出对于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赋予公立医院集中采购平权、医生处方平权和医保支付标准平权。同时,在“中外双报”、医保政策推动下,国内仿制药逐渐进入增长期。很多国内药企,在经历了多年的研发后,其具有创新专利的产品逐渐进入了收获期。很多仿制药企不仅仅是简单的对原研药进行成分炮制,在成分比例、剂型优化方面都做了很多努力。如治疗精神分裂的阿立哌唑口崩片,由于精神分裂病患者的特殊性,患者拒绝服药、藏药等现象非常突出,口崩片能在唾液辅助下迅速崩解,能有效防止患者藏药,数秒崩解,迅速起效,有效提高患者依从性,不必用水,服用方便。阿立哌唑口崩片获得了6件发明专利授权,已经实现国产化。

  “对药企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机遇,当然也是一个挑战。希望药企在国家政策方针的支持下,做好药品创新,保证药品质量,提升国产药的竞争力,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黄院长说。

    多管齐下 提升精神疾病知晓率

  现实社会中,不少人对精神类疾病缺乏认知,对精神疾病患者心存恐惧和歧视,甚至很多非专科医务人员对精神疾病也知之甚少。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精神卫生中心2009年初公布的数据中显示,我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在1亿人以上,但公众对精神疾病的知晓率不足5成。黄院长表示,普通大众和患者对于疾病的了解仅仅来自医生和医院,肯定是不够的,需要国家、学会协会、媒体、企业等多方联合。可喜的是,如今,越来越多的爱心企业加入进来,帮助提高精神健康问题在社会大众人群中的重视度。

  作为国内创新药企的标杆,康弘药业在不断加大研发投入的同时一直勇于肩负社会责任,向社会传递中国企业的公益力量。从2017年起,康弘药业与中华医学会精神医学分会继续教育研究协作组联手,面向全国开展了“中国精神科规范化诊疗基层培训项目”,简称“蒲公英项目”,为基层精神科医师提供临床诊疗的规范化培训,提高精神科医师的职业技能与专业素养;同时,为传播抑郁焦虑诊疗领域前沿学术信息,推广抑郁焦虑的诊疗规范,助力提高临床医生对于实际病例的诊断与处理能力,康弘也与中国神经科学学会精神病学基础与临床分会(CSNP)联合举办“欣中心”抑郁焦虑诊疗系列教学项目、与中国医师协会精神科医师分会焦虑抑郁障碍工作委员会一起举办了“乐在欣中”抑郁焦虑病例解析大赛。无论是精心策划组织的各种公益项目,还是开展趣味、接地气的科普宣传,康弘药业始终以实际行动不断践行其“感恩于心、回报于行”的文化理念,为社会和行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